© | Powered by LOFTER

二模前的最后摸鱼。

  五一放假三天我有三个早上呆在补习班而三个下午坐公交去莞中,伏在体育馆的台阶上艰难地写作业。


 是要留本校还是要去冒险。若是报松湖我的分数已经稳稳当当剩下的时间不需要如此拼命;若是报莞中我不但要更加努力弥补数学拖的10多分还要调整心态好面对“考不上莞中就滚去六中”的落差。在我心中其实松湖莞中的砝码会更重一些因为当年我就是拒绝了去莞初而跑来松湖,况且我的父母认为我呆在松湖有更好的发展空间比如老师承诺的实验班还有松湖莞中拽到飞起的一本上线率。

  留松湖是你的感情羁绊,选择莞中则是为你的未来铺垫;可之于我却恰恰相反:去莞中是因为感情羁绊,留松湖才能让我得到更好的发展。感情羁绊这种东西简直贱得跟数学那个小婊子一样。
 “  选择的焦点便落在了‘第一志愿要报哪’?是要留校,还是要跻身莞中?这两间高校在我心中相当于两个质量相等的砝码,天平的指针向左向右同幅度摇摆,绝不偏向哪一方。实在仲伯难分。” 
  哦对了你心中那个是等臂杠杆吧。可在我不用明说谁都知道是省力杠杆,莞中那一边力臂长得妥妥的。 
是啊我也不是没想过要留松湖,甚至好多次颤抖着手要撕下自己桌上“我要上莞中”的字条。留在松湖,我有那么多认识的人,我有师兄师姐可以罩我,有实验班的名额和数不清的优惠,也再不需要战战兢兢地计算着跟莞中的距离。可我要怎么说服自己——?我从708.4奋斗到722.6那么久,若不是为了莞中我会那么努力?我是有病还是有病啊最后50天临时改目标?是的我承认我怕,我考不上莞中真的会去六中已经是这么跟家里人摊了牌,我也知道很多人最后就差那么零点几分就可以进莞中我很怕我会是他们。这已不是未知的冒险而是超越我能力的冒险,我在说实话,我并没有能力考到730,真的只是靠运气罢了。
  我真的很怕。这个初三我比初二消瘦得多,轻了整整3斤。我是一边哭一边打着这些字。
  但那又怎样?哭并不能解决问题。今晚我还要去那个“经验交流会”,我答应我喜欢的那个孩子会好好学习,我也答应自己要拿物理历史年级第一最好是满分,我只能靠这些小小的理由来支持我走下去,直到走进那扇斑驳的大门。
  所以我说,我跟自己也跟你说,无论怎样,不要为自己的决定后悔。
  我会在7.16拿着莞中录取通知书光明正大地走进那扇门。
  征途重开。


评论

南辕北辙地活着。
梁瑄。
忠于所选的信仰,直到最后的最后。
我会把你找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