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Powered by LOFTER

雨过天晴 [Cp 莞惠]

  冚家铲,成个5月都企度落雨。

  管熙用衬衣角擦干净眼镜,扶正头上的客家凉帽,把面前的银/屏/嘴po上微博。待他行至半山再看时那条po下尽是不怀好意的“yooooooooo”,还有人遗憾“为何归善不玩微博——他弟翻山越岭去找他啊!”

  他摸出块麦芽糖慢慢嚼着,给归善发去条“我在银/屏/嘴”的短信。

  几分钟后归善复了个“嗯”字。

  管熙无奈地耸耸肩把手机揣回口袋,心知自家哥哥就是这样不咸不淡的性子,也没有再回复,径直向山上走。

  “不知道哥哥会不会来爬山。”他自言自语。

 

  粤家“养成失败”的实例之一就是管熙,当然他自己不这么认为。

  归善微微勾起嘴角他就觉得阳光一片明媚漫山遍野花开似锦,归善轻轻皱下眉头他就心如刀绞恨不得提起威远炮直奔仇家,归善坐在沙发上看书灯光柔柔地打亮半边脸他就坐在另一张沙发上一边改文件一边满脸宠溺地……呸!

  管熙幡然醒悟差点一巴掌扇死自己。

  没出息!你堂堂东/莞好男儿在这矫情个什么劲!你哥可是大众情人……再不拿到手就要被抢了啊!

  管熙郑重地朝镜子里的自己点点头,开始实施他惊天泣地的追兄大计。

  可我亲爱的阿莞,归善可不是个简单角色啊。莞城语重心长。

 

  数百年浮生弹指过,管熙仍未追到他哥。

 

  这几百年也不是没取得进展,好歹归善已习惯从他手中接过自己的茶杯。但面对管熙直白得几乎告白的暗示和粤家人意味深长的啧声,归善永远只是温文尔雅地喝口茶,温文尔雅地咬口麦芽糖柚皮,温文尔雅地朝众人微微一笑,低下头继续看书不置可否,脸都不红一下。

  追兄之路路途漫长。

  万花丛中过的情场老手、风流倜傥的中/国/x/都管熙同学十分惆怅,蹲墙角思考人生去了。

 

  2014年事很多啊。管熙心力交瘁地想。

  不说2.9央/视/事/件也不说3.13丐/帮/事/件,光是那什么“百年一遇的雨季”就弄得他够呛,更别说他他辛辛苦苦写完的情书……不见了,找了半个月也没找到。然后就是一年一度的打台风时间,天天都在排水泵旁边转悠。

  越来越烦……干脆推掉文件不假思索地跑出去散心。

  跑去位于莞/惠交界的银/屏/嘴散心。

 

  他不是没想过从山的另一边下去找他哥,但最终掐灭了这个想法。

  ……太蠢……

 

  管熙一时未回过神被石阶绊个趔趄险些摔倒,一双手稳稳地扶住他。归善站在他面前看着他笑:“真慢。”

  “……诶哥?”管熙目瞪口呆,“你怎么在这?”

  “银/屏/嘴是你私有的?只准你来不准我来?”归善见他站稳后放开他,转身往山上走。

  “……我错了。”管熙很诚恳。

  归善回头瞥他眼,淡淡地应声:“嗯。”

  “雾好大。”归善站在山顶的岩石上叹气,“下了这么久雨,什么都看不见。”

  他转身看着管熙:“你的情书我看了。”

  “我……啊?!”管熙心中十万张财务报表奔腾而过。

  归善笑得云淡风轻:“走吧。”

  “……不,等等,哥……?”管熙茫然地看着归善脸上高深莫测的微笑。

  “走吧。”归善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今晚去你家吃饭。让东/坑留碗糖不甩*1给我。”

  说完他绕过被兴奋冲昏头的管熙径自往山下走,后者愣在原地几秒,紧走几步抓住他的手,嘴唇飞快地在他脸上轻轻一碰。

  “最喜欢哥哥了!”管熙笑得像一只偷腥的猫。

  “……死仔。”归善微笑着揉揉他的头发。

 

  第二天早上管熙从会议室出来时被南/城拦下,后者一贯平静的脸有些……抽搐:“兄长,有东西需要您过目。”

  有人黑了他的电脑。蓝色的背景上飞快闪烁着一行行白字,内容包括“烧死管熙脱团狗”和“把我哥哥还回来”,Q版惠/阳站在屏幕中心愤怒地抱臂盯了他几秒,挥手表示再见。随后他的电脑发出濒死的咔擦声,然后迅速黑屏,彻底没救。

  管熙“……”了会,沉痛地按按太阳穴。

  归善抿口茶掩住唇的弧度,转头看向窗外那棵缀满白花的玉兰,阳光随着花瓣上的水珠流动。

  连着下了这么久雨后终于放了晴。

  好天气。

  

-Fin

*1习俗梗,古时东/坑那边男方去女方家提亲,若女方家人觉得可以就会煮一碗糖不甩以示“百年好合”,反之则煮鸡蛋腐竹糖水。


热度: 1
评论
热度(1)

南辕北辙地活着。
梁瑄。
忠于所选的信仰,直到最后的最后。
我会把你找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