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Powered by LOFTER

一群穿着西装官员模样的人围在会议桌旁激烈地辩论着什么,每个人的前面都放着个名牌。我绕到每个人身边去看,都是些地名。那个面前放着“东/莞”名牌的人看上去很激动,手臂三番四次地从我身体里穿过去。
我应该是在做梦。
屏幕上投影着两幅广东地图,一红一蓝,红色那幅特别杂乱,好像有很多行政区域。我凑上去围观了下,旁边有字体说明这是2014年的东西。
所以我是穿越了?
“这里。看我。”
我转头去找声音的来源。坐在会议桌上的人笑着招招手:“我是东/莞,叫我管熙就好。”
“哦,管熙。”我点点头,“东/莞的意识形态?”
“咦你萌城拟啊太好了!”“……稍微接触过。”
管熙耸耸肩从会议桌上跳下来,指着红色地图上的“东/莞”:“这是我。”
“起码现在还是我。”管熙无奈地笑了笑,“广/东/两/会说要深莞惠合并为深/圳市,也不知道会不会实施。”
“说实话整合之后会简洁很多。”我凑过去看蓝色那幅。很眼熟啊地理书上好像有……?我回忆了一下这周的课程,最终放弃了。
“是啊简洁很多,”管熙眯眯眼,“因为我和阿惠一起被阿圳吃掉了哦。”
说出那句话时他整个“人”都似乎黯淡下去,脸上却仍是官方微笑。
“其实不想合并的啊,但是上司如果执意这么做我也没办法呢。”
“你看那个孩子,”他顺手指了指那位40出头的官员,“他不想,因为合并之后我受益最小。”
“啊……其实利益收获太小也是我不想的理由。”
“不过更主要的是家人们不想……我刷微博的时候好几个孩子都在哭。”
“我大概可以理解……?”我看着他,“就是不想自己的家乡被冠以其他城市的名字,好比不想自己被冠以他姓一样。”
“答对了。”他装腔作势地鼓掌,笑得眉眼弯弯的,“但是阿圳那边很支持合并,大概就是可以促进深/圳经济发展……诶,说了你也不懂。小孩子。”
我侧身躲过他伸来揉头发的手:“我15岁了已经。”
“我1632岁了。”
“……”
那个一直激动地挥舞着手臂的官员突然安静下来坐在桌边,微微地闭眼摇头。管熙很明显注意到他的动作,转过头看着他不出声。
“我要走了大概。”
良久,有人走上讲台开始说结语时管熙冒出来这句话。各种打着官腔的句子里我只听到“深/圳与东/莞、惠/州合并为深/圳市……”以及“散会。”管熙的笑容看上去还是那么官方,但我总觉得他的眼圈泛红。
“我要走了。”
管熙左手抄在牛仔裤的裤袋里无所谓地看着屏幕,右手缓慢地在红色地图上勾画,指尖一点点地沿着东/莞的边界移动。他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透过他我可以越来越清晰地看到屏幕上的两幅地图。
“诶,最后一句,你是哪里人?”
原本越来越透明的身体突然又变回正常,管熙歪着头问我。
“呃……深/圳人。”
“哦,这样。”他摸了摸鼻子,这次变透明的速度加快了。
“我走了哦,别想我。”
“谁会想你啊刚认识没多久……”我看着他最后朝我苍白地把嘴角向上翘了翘像墨迹一样消失在空气中,莫名地想哭。
……怎么回事。我揉着心口,好不舍。



“下面开始播放早间新闻。今天是2055年7月……”我伸手掐掉自带播音功能的闹钟坐起来,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眼角不知为何疼得厉害,脸上有种黏糊糊的感觉。
阿凉正背对着我把窗帘卷上去。
我看着她的背影恍惚了下:“阿凉,我祖籍哪里来着?”
“睡糊涂了?”阿凉没有回头,“深/圳。”
“深/圳哪里?”
“啊,哪里?我也不是很记得,总之不怎么出名吧。”阿凉手里的动作顿了顿,微微转头瞥我一眼,又转回去继续卷她的窗帘:“唔,好像叫东/莞。”
“深/圳/市/东/莞/县。”
-Fin。




后。
啊作者是个渣。【跪
其实也不知道在写什么,是因为看到那个提案之后真的很心疼莞君所以日有所思也有所梦我真的梦到了他走掉的内容。
然后我就写出来了。
结果表述还是很苍白OTZ
就是想表达一下不想合并【笑 其实没什么用啦我这样的抗议,最终决定权掌握在政府的手里。
但私心不想,因为东/莞是我的家乡,他只有一个名字叫“广东省东莞市”,不是“广东省深圳市东莞市”甚至“广东省深圳市东莞县”。他只能叫广东省东莞市。
……中二爆棚√
其实这个提案我一知道就有些心情不好……所以……嗯,见谅。虽然实施的可能性很小,把几个地级市合并在一起的工作量太大,什么都要改,一时半会应该也批不下来。
但真的很怕,真的很怕失去家乡的感觉【。
……作者疯了就这样。
这个莫名其妙的后记到此结束[[[[[[[[

标签:城拟东莞
热度: 3
评论
热度(3)

南辕北辙地活着。
梁瑄。
忠于所选的信仰,直到最后的最后。
我会把你找回来。